菲油果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生活

会计人,做数字的解读者_0

时间:2021-09-30 来源网站:菲油果财经网

会计人,做数字的解读者

财会人员也许过去80%的时间用在产出结果,20%在作分析解读,现在应该要倒过来。应该做结果的解读者与分析者,这是财会人员以后要走出来的一条路。日盛金融控股公司财务长戴瑞宏认为  会计人员花太多时间去把数字表达出来,却没有花时间去解读为什么数字是呈现这样的状况。    资讯科技这么发达,当前的财会人员其实有面临了很大的转变与挑战。戴瑞宏表示,“以前大家花很多时间在产出数字,可是大家却没有花太多时间去解读数字的意义,其实数字呈现的是整个企业运作的全貌,可是大家花太多时间去把数字表达出来,却没有花时间去解读为什么数字是呈现这样的状况。  就如我几年前在台大念EMBA,有几门课在大学、研究所都念过、甚至精算考试都考过了,为什么还要我再修一次,不过后来我发现真的有些不同,例如以前我们念计量,会花很多时间在计算上面,可能要20多个步骤都对,答案才会正确,所以,大家都把精力放在算的过程上,反而不去研究结果要如何去运用、解读,但是现在软件这么发达,只要把资料输入进去,结果就出来了,所以大家应该要做的是结果的解读者与分析者,我觉得这是财会人员以后要走出来的一条路。不过,过程怎么来的还是要了解,只不过日常的工作比重,也许过去80%的时间用在产出结果,20%在作分析解读,现在应该要倒过来,这也代表人力的需求也改变了,过去一个部门可能需要20会计人员才能解决问题,现在可能只需要8人,甚至6人就可以解决了,所以财会人员所扮演的角色会有很大的不同。”  过去财会人员给人家的感觉可能只是一个book-keeper,好像每天都在那里作数字,但是现在无论是财务长或高级财务主管,都需要参与公司的决策。戴瑞宏说,“日盛因为是一个经理人共治的组织,大家都有默契去共识来产出结果,所以会有业务单位的意见、财务单位的意见,而财务单位和业务单位还会有一些立场上的冲突,就看CEO怎样去决定,甚至我觉得业务单位和财务单位如何以同理心去了解彼此的立场,这也是财会人员要去体会的地方。如果一个财务人员只是一直专注在产出数字,那么充其量他只会是一个资深经办,无法成为一个财务主管。  时代在变,角色也会跟著在变,包括我在内,虽然说我不是会计本科系出身,但是我底下可以有好几个CPA帮我工作,而且我们可以用同样的语言来沟通,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重点。一个财务主管,不可能样样都会,底下的人都各具各方专业,所以重要的是如何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,这是一个财务主管重要的工作。”  就实务看来,很显然的,台湾的会计教育所训练的课程是不够用的,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工作之后开始学习的,也因此,自我进修与提升是重要的。对于如何鼓励底下的人员进修,戴瑞宏说,“我觉得公司中阶主管以上的人员都懂得自我进修,举例来说,几年前我去念EMBA,然后债券主管、证券财务主管也去念,而且他们念EMBA的主修都与原先所主修的不同,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要跳脱原来的模式。”戴瑞宏表示,“会计这门科学,有时会让一些人思考模式比较单向,不会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事情,尤其是会计科班出身的人,或许是传统教育的影响,好像比较难做到这一点,这需要花一点时间去沟通。”    退一步海阔天空,换个角度想事情,会有不一样的结果,这样的思考对于会计人而言,是必要的,因为拘泥于现状与自我的思维,只会陷入泥沼中而不可自拔。    戴瑞宏回忆说,“有一次,我要把一个功能从一个财务主管拉到另一个部门,因为我觉得由那个部门去做一些整合效果会比较大,但是却导致那位财务主管认为是要拔除他的功能。可是我拿掉那一部分功能之后,我又赋予他另一个功能,而且比原来的还要大,他却不这么想,他只认为他的手好像少了一截,却不想我也为他开了另一扇门,经过沟通之后,才让他了解到我不是对他的忠诚度及能力有所怀疑,而是为了他着想。我不知道这是因为财会人员职业所养成的惯性,还是个人的个性使然,但是可以应有一些相关性。以我为例,公司会要我向谁report的时候,我都没有反对,我的想法是,你要是比我有本事,我就可以学一些东西,要是他没有本事,也许不用多久,他会比我更早gameover,这是我的想法,也可能是我自己比较有自信的地方,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比较容易调整自己,可是很多人没有办法跳脱开单一的思维,会陷入‘我是那里做不好’等等的纠葛中,尤其是资深的财会人员,无论学历多高,都很容易陷入这样的迷思。”  戴瑞宏强调,“我觉得财会人员心态上要去调整,有些人他只能做资深经办,就是因为他永远只活在过去,我对一些比较资深员工的挑战就是他们认为过去这样做了10年都没有问题,为什么你要来挑战我,但我认为没出事不代表没有问题,这些概念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沟通。例如我曾经调整一个已经做了7年主办会计的人,他认为我对他的能力有所质疑,我告诉他,我不是对你的能力、忠诚度有质疑,而是我认为过去主管没有调职,是不对的,怎么可以让一个人在那个位置做这么久的时间,就像我过去是从证券的会计开始接触,而后参与融资融券业务、资金调度业务、甚而债券业务,做到一定程度之后,总经理就把我调到总管理处,他说,你不可以继续再这样‘混’了,你需要到另一个部门去历练,然后在总管理处做了3年,在金控设立之后,又调我去做财务长。我想,一个比较前瞻的主管,应该要去替他下面的人去做规划,包含财会人员的定位,我觉得有些财会人员都过於保守,认为维持现状就没事,但有可能埋下的却是更严重的问题。”  退一步海阔天空,换个角度想事情,会有不一样的结果,这样的思考对于会计人而言,是必要的,因为拘泥于现状与自我的思维,只会陷入泥沼中而不可自拔。